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yangcaishen.cn

当前位置: 洋财神 > > 老百姓上当受骗无处申冤 老百姓上当受骗无处申冤

老百姓上当受骗无处申冤

时间:2018-12-2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事情的起源应该要从一个退伍军人(文章后改人称为我)被电信网络诈骗说起。2014年年底,我被电信网络诈骗三十几万元,(原本很简单的一个诈骗案为何纠缠至今没有任何结论)2015年年初,我收集了相关被诈骗的材料打了110报警,接警方让我带上

  事情的起源应该要从一个退伍军人(文章后改人称为我)被电信网络诈骗说起。2014年年底,我被电信网络诈骗三十几万元,(原本很简单的一个诈骗案为何纠缠至今没有任何结论)2015年年初,我收集了相关被诈骗的材料打了110报警,接警方让我带上材料去当地派出所报警,结果警方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受理,然后我就踏上了漫长的维权路。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了2016年6月,一位难友指导我可以去骗子单位所在地广州维权,流程就是对骗子单位的控诉(不能谈诈骗)交到广东省商务厅,相信很多难友都经历过,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大领导,第一次信访,也是第一次这么没有尊严的卑躬屈膝。不过我是幸运的,一个星期时间我就通过了广东省商务厅见到了骗子单位所谓的谈判代表并赔偿了我十三万余元,分四期每月一期三万多退还给我,骗子代表也是有良知的,提醒我剩下的二十多万要拿完这四期再来广州二维才能追回,我信了,因此也度过了一年多来最轻松的四个月。
  同年十月,我再次坐上了去广州的飞机并与其它难友在广州长隆度假区会面,结伴一起去了广东省商务厅,大家就一个诉求,希望骗子单位赔偿完受害者剩下的钱款,结果这次出乎人意料,我们见到了商务厅厅长,与我们一一握手并满口答应一定帮你们解决好,大家都欢声雀跃,但是我在楼下停车场的时候单独见到了这位厅长,出于感激热情的与这位厅长打招呼,而他与前几分钟的热情判若两人,压根就没打算理我们这种受害者,坐着专车就走了,之后难友们也下来了,大家就一起回到居住地等待消息。半个月后我们都受到了商务厅给出的不予受理告知书,而且是邮寄到我们各自的老家。(看到这里,难友们是否对这一幕似曾相识?)随后我们也就各自回家了,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多了几位好朋友还有一份全国五百多名受害者名单(内容包括受害者姓名,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网络通讯号码,被骗金额等信息)
  回到浙江后也快十一月了,我再次踏进了派出所的大门,派出所的老民警(在这里还是要感谢这位老民警的)介绍了我去县经侦队找一位姓潘的警官,找到这位警官后我陈述了案情并递交了相关资料证据,这位警官认定我是投资失败,并说我拿回的13万余元是运气好,然后闭门谢客。出来经侦队以后,我拨打了12345对该单位进行了投诉,之后几天一位姓沈的派出所教导员联系了我,这也是我遇到态度最好的一位警官,对我的诈骗案细节做了多次笔录于2017年1月立案受理,同时我也将所有的证据资料交到了办案单位包括那份名单,由此我也长叹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呵呵,这也是噩梦的开始,近一年时间我指导了多位难友通过合法手段维权,并由各自当地公安追回所有损失(有几个案例提供参考)而我们这边公安毫无进展,我逐级打过12389希望领导们能够督促,回应是美满的结果是渺然的。为顾全大局不给地方政府抹黑,不给我们公安民警添麻烦,我天真的以为去首都举报骗子单位当地不会对我们当地政府造成任何影响,于是在2017年的10月准备一个人去首都各大部门反映问题,不怕各位笑话,长这么大从没去过首都的我很迷茫,在微信维权群中寻求过帮助,并表示自己一个人要去首都反映问题,我们的这位所长也在知道我要去首都的消息后及时的出现了,就在我寻求帮助后的第三天,上文提到的那位要感谢的老民警出现了,带我回到派出所做笔录,时间大约是下午一两点,出于对警官的信任在未接到传唤文件的我配合的回到了派出所,给我做笔录的是一位副所长,大致内容是有没有说过去首都等问题,我一一都承认了,笔录期间也提到过我要去首都反映广东诈骗集团那边的问题,我不奢求浙江警方同情我,帮助我,但求你们能客观公正的对待我,副所长也经过了我的同意查看了我手机中的内容,最后到了笔录签字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句话,说我煽动难友意图组织难友集体去上访,我拒签了,我想去首都没错,但我从没想过要给领导添麻烦,笔录也一直做到了大约5点的样子,说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回家路上我也在想出于工作职责理解这位副所长,可刚到家准备吃饭的时候,副所长来电话了:“我们所长想见你。”“能不能等我吃晚饭后马上过去呢?”“不能,马上过来。”放下电话后预感不对劲,放下饭碗后,在去派出所的路上联系了四位朋友,三位浙江省外的,一位浙江省内的,内容很简单,今晚12点前我没跟你联系就说明我被迫害了,帮我打中纪委电话。到了派出所后经过跟想象中的差不多,直接去了副所长办公室,副所长说没事,让我在他办公室等所长大人,半个小时后吃完饭的所长大人出现了,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能感觉到疼痛的用力)以示热情,听说你要去首都啊,走,去我办公室聊聊,单独进到他办公室后,迫害就开始了,先是未经本人同意随意翻看手机中的个人隐私,我也不能抢回我的手机,被套上袭警的帽子就不好了。然后经过所长大人的各种恐吓,我也提出过微不足道的抗议,所长!我是受害者不是犯罪嫌疑人,不应该接受这种对待,所长大人大声的喝止了我的抗议。对我进行了百般语言上的侮辱,各种委屈相加,让我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也准备从他办公室窗户跳下去,可转念一想,他办公室在二楼摔不死还落下个残疾,也就没跳,继续任由其侮辱,时间转眼就接近了晚上十点,所长大人大概也说累了,问道:“有没有朋友?让你朋友领你回家”“我没有朋友”(我撒谎了,为的就是不去连累任何朋友)最后让我叫来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大叔来领的我回家,到家后也十一点多了,我给联系过的朋友报了平安后就关机了,彻夜未眠。。。。想到了被骗后的种种遭遇,也想到了今晚不公平的对待,第二天一早我就出门准备去新家轻生,新家楼层高一点,死了也能住个新房不是,刚开车出门没多久,我就发现了后面有车在跟踪,十分钟后就有司法工作人员就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去哪里?我就回了一句,去自杀,你去吗?之后就不再接听任何电话了,为了甩掉后面跟踪我的车特意在老县城兜了个大圈,然后将车停到了新家的停车库上了楼,在窗台的时候就想跟一位朋友告个别,朋友二话没说让我等她开车接我去吃饭,冷静一下再决定。我就没带任何东西也没带手机跟着她的车走了,然而就一顿饭时间,我们的所长在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再次找到了我,我心里很诧异,我没带手机也没带任何电子设备怎么找到我的呢?如果把怎么对付受害者的手段对付骗子是不是案子早就解决了呢?我也没多说什么,为了不连累她,就跟着我们的所长上了车,来到了我新家的小区,发现了大手笔,大批穿着警务工作制服的人员也就是警察包围了我家跟我家附近那几幢楼,(事后我跟那位老民警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过这是要抓逃犯吗?)之后禁止让我驾驶我自己的车带我回到了户口所在地,没有过多的语言就让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严密监控了起来,并在第二天一早在我家前门后门安装了监控对准了我家的前门后门,我提出了抗议,给出的解释是小区防盗需要,我笑了,对准我家门口的监控还能看到邻居家,理由虽说牵强了些还在理解范畴,对准我家后门的监控是安装在后面邻居家的窗台上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嘛。。。。这还不算完,就在当天传唤了我的那位女性朋友,就在她进派出所大门后的一个小时,我妥协了,理由是她有家庭不能害了她,我私底下找到了司法工作人员,直接问如何才能放她出来?工作人员的回答是,领导说了(指的就是我们的所长大人)只要你交出你的身份证、驾驶证就放人,压在我这里一个星期就行了,我再一次妥协了身份证交了出来,驾驶证拒交,所长很守信,下面的人拿了我的身份证后马上就把朋友放了出来。在这里表示敬意,诚实守信的人不多了,当时我就萌生了一个念头,这还是我热爱的国家吗?当初光荣入伍就是因为我热爱她,现在呢?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晚上睡觉满脑子都是我们的所长大人,只手遮天权力太大,大到我无法入眠,就算睡着了也是被噩梦惊醒,有不忿,有委屈,也有恐惧,恐惧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2018年6月17日中午12点左右,我发现我车的挡风玻璃被砸了(车就停在那个监控我家门口的摄像头监控范围内)我报警了,警察也及时出现了,我要求调看监控找出破坏者,回应是我无权调看,我是普通老百姓嘛当然无权调看了,事发后三天,我县刑警队上门查案了,我再次要求调看监控,回应是一致的,半个月后,我拨打了12389反映了问题,能调监控查案的事为啥能拖这么久?派出所的答复是监控坏掉了,这么巧?监控我一举一动的时候监控好好的,只要我一出门监控就能及时反馈我出门的信息,为什么我的车辆被砸监控就及时坏掉了呢?这种巧合让人无法接受。不由的让脑海中衍生一个词,监守自盗。事后也因为监控坏了不了了之了,话说回来,监控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是保护老百姓的财产不遭受侵害还是掌控老百姓是动向?我是受害者不是犯罪嫌疑人需要每天活在当权者的监控中。今天砸了我的车是不是明天还要来砸我这个人呢?
  2018年8月7日我县公安局给我出具了撤销案件决定书,由派出所的民警代为转交,口头转述是你的案件我们破不了,书面告知是没有犯罪事实,然后我想要回我报案时所递交的证据资料,刚开始说是不能给我,我说,你们的卷宗可以不给我,我也不需要,我只想要回我自己递交的证据资料,我害怕那份名单流传出去造成受害者的恐慌,毕竟好多家庭还不知道自己的家人上当受骗了,不能造成家庭不和睦,结果等待至12月初给我确切的答复,你的资料找不到了,连证据资料都能遗失难怪破不了案,同样的案件相同的诈骗平台,江苏徐州能破,江西赣州能破,我也提供了破案单位的电话,人家有犯罪事实也赔偿了受害者损失,我们的警官除了会窝里横除了会欺负退伍军人除了会侵害一名普通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还会干什么?在这里要感谢德清县政法委,同情我的遭遇给了我三万块钱的司法救助金。钱我至今分文未动,感谢的是让我还能看到希望,并不是恶人当道,还是有心善的当权者,我热爱的祖国也不是让个别执法者一手遮天的。
  现在我出远门要报告领导,重大会议期间出门要有人陪同,每天精神上备受折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一个积极向上的退伍军人,一个奔上小康的普通老百姓就因为一次电信网络诈骗,就因为不向恶势力低头,被迫害如此,能去何处伸冤呢?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